我想静静。

p站小说翻译 それは、嫉妬


↑已授权,原作id=6845477,原作者:午後7時42分

渣渣翻译...注意,不是腐向!格式我尽量还原了十一区的风格所以可能和国内的阅读习惯不太一样请见谅qwq

以下所有的都是来自作者的不是我说的!


在本篇之前!

 

作为这个小说的大前提,是借用了实况主的名字的2.5次元产物。

与实际存在的人物与关系没有一切的没有关联。虫子与政治没有关系这种状态的无关。

 

以及,腔调或是方言的错误,打错字什么都有可能存在,请不要见怪。

时间也是扭曲的。

 

最后,这不是腐向。

如果发生了什么的话,请私信我。

 

了解了以上的观者,能读一读它的话我会很高兴。

 

キヨside

 

现在我正在错综复杂的廊下一个人走着。

如果说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一个人走着的话,是因为虽然完成了和最俺的成员的协力实况生放送,但现在,除我之外的三人都在绝赞迷路中吧?绝对不是我这边迷路了?

可恶!!!

 

「……今晚呢……」

「知……ブさん……」

「了……www」

「…我…小……!」

「www」

 

(哦!谁在说话吗?和工作人员说一声找到其他的家伙就好了!!)

那声音在逐渐接近中变成了有印象的声音。

(诶?…这个声音的话!)

这样想着的时候キヨ的脚已经飞奔出去了。

 

「レトさーーーーーーーん!!」

转过路的转角,在那前方,有着与自己差不多身长的男人和比自己稍微矮小的男人站着。和预想一样,其中一人是一起录实况的伙伴レトルト。

「キッ、キ、キヨくん!?」

レトさん在被我的声音惊到还是一瞬间吓到后,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样的表情回复了。这个反应是什么啦难道不过分吗?

 

「レトやん,他是?」

 

キヨ在因为レトルト的反应鼓起脸的时候与レトルト在说话的男人向レトルト问了。

(怎么感觉在哪里听到过一样的?)

 

「啊啊,アブさん没有见过他吧?这家伙也是实况者叫キヨ……」

「啊啊,レトやん最近做的合作实况说过吧?」

「就是那个!史上最神秘的格斗游戏wwwwww」

「取名的品味wwwww」

 

把我放置在一边开始说起话的レトさん和叫アブ的人,气氛一点点的被带过去…「稍微等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这样很高兴的レトルト感到了不快,没怎么想就像要割开两人的间隔一样插了进去。

「哇!?」

「等等!?你在做什么啊キヨkうおっ!!」(kうおっ=くん的变音)

「レトさん!」「レトやん!!」

 

因为キヨ突然的插进来,レトルト失去了平衡快要摔倒的时候,アブ快速地环住レトルト的腰,阻止了摔倒。

「谢谢啊アブさん!…もーキヨくん这样很危险的啊!」(抱歉もー我翻不出来适合的中文)这实在是有些难为情的把脸朝向了レトルト那边,却在看到了现在仍把手环在レトルト腰上的アブ的姿态虽然明白这非常没有道理,愤怒的感情还是涌了上来。

 

「けっ!都是因为レトさん你们把我放在蚊帐外!!」

「那个啊…」

我在被レトさん发愣的目光看着后突然有种很想哭的心情。

 

アブ在看到了这样的レトルト和キヨ的交互后,露出了看起来十分理解的表情后就像是有什么企图一样,脸上浮起了糟糕的微笑。

 

「那么,看起来レトやん你们是认识的,也有积攒着的想说的话,那我就先回去了。再见啦レトやん」

那个发言对我来说是很感激的。虽然不知道理由但那个人和レトさん在一起就会感到就像烦躁又像别的什么的感觉…

这样想着アブ的事情,キヨ和アブ一瞬间目光交汇。那个表情,浮现出了就像在挑衅キヨ一样的笑容。和面向キヨ的表情不同,对着レトルト时是纯粹的对待友人的笑容。因此投下了爆弹。

 

「那么,レトやん,今晚再见。我可以去レトやん的家吧?」

「好啊。啊,但是考虑到时间的话就不要按门铃了敲门吧?」

「了解!那么之后再见——」

「再见——」

 

在レトルト的挥手中离开的アブ也挥手回复了。

那个姿态无可奈何的将キヨ的心冻住了。那个男人种下了深深的伤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的离开本身就像天灾一样。

「ねえ…レトさん,今晚要叫那个人到家里吗?」

「怎么了?キヨくん突然这样。」

「好了告诉我!!!」

キヨ发出了足以遮住レトルト声音的怒鸣。

「!?…就在这样,怎么说也是我叫的,然后他同意过来。」

(我的时候就完全不叫我……)

「做什么去啊?根本没有夜里去的必要吧!」

变得无可奈何的令人烦躁的心情,以焦躁的形式撞上了レトルト。

「说到底那个人看起来也很奇怪,レトさん把那种人叫到家里,哪里是不是……」

「差不多给我收敛一点,你?」

在那里的是少见的明显生气了的レトさん这样说道。

「你要说我的话也就算了,你要是对我朋友恶言的话,我就没法再和キヨくん做朋友了。」

我突然的呆住了。因为从レトルト的眼神中感受到了这样的寒冷。

 

「…稍微冷静一下头脑吧。」

这样说着的レトルト准备离开。

 

(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

 

キヨ的脑中除了这些什么也没有浮现了。

只是,如果就这样不追上レトルト的话,他觉得自己就再也没法去作为朋友,作为实况者去レトルト的家里了。レトルト就是这种程度的慎重择友的人。他是不会把无法信赖的骗子放在身边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抓住了レトルト的衣袖。

「怎么回事?キヨくん…还有什么吗?什么?还是什么也没有!?」

我就这样抓着レトさん的衣服ポロポロと涙を流していた。(抱歉菠萝菠萝翻成中文好奇怪)不应该是这样的。最开始只是好不容易遇到了不常见的朋友很开心有很多话想说而已,绝不是这样,没有想恶言相向的意思的。

 

渐渐到了忍耐的极限的キヨ,因为哭而带上的鼻音,レトルト突然被一种想法击中了。

 

「キヨくん…那个,我明白了。」

「诶诶!?真的吗!?」

「嗯。这就是……嫉妒啊!!!」

レトルト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对キヨ这样说道。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キヨ在理解到了嫉妒这句话后脸猛地变红大叫了起来。

 

「谁对谁啊!?」

「キヨ对我啊,怎么说也是那个アブさん嘛」

「那个アブさん…是那个アブさん吗!?实况者的!?」

「你不知道吗?」

「嗯」

「「真迷啊」」

 

「啊,这么说起来レトやん,キヨくん那件事怎样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太明白。」

「诶?」

「本来是以为能和アブさん一起实况所以キヨくん感到嫉妒了,他好像不知道アブさん的样子。」

「话说回来レトやん有告诉キヨくん我们今晚在レトやん家干什么吗?」

「怎么可能会说!」

「哦哦意外!我还觉得レトやん的话会马上坚持不住坦白的呢。」

「如果要说的话,还是慌张地逃掉比较接近真实www」

「www那么,马里奥讲座,让我们开始吧。」

「是!!」

 

(キヨくん像孩子一样的独占欲和レトやん那样的妈妈type相性真是太好了,虽然想要应援他们。)アブ斜目看着和自己并肩着看电视画面一脸四苦八苦(伤脑筋)的友人。

(对我来说,レトやん也是无可替代的重要的朋友啊…不会这样简单的给你的。)

考虑到这些的アブ呼地吹出一口气。察觉到了的レトルト歪着头觉得奇怪。

「刚刚是那么好笑的场景吗?」

「不,只是我意识到了我也比自己想象中的独占欲更加强而已。」

「?」

レトルト歪着头,放弃了继续思考而将视线转回了游戏画面。

 

 

最后来自原作者的话:

キヨくん在我看来稍微有些不怎么喜欢的地方,所以在想会不是是因为像小孩子一样闹别扭呢。

怎么说呢,就像弟弟把妈妈抢走了一样!所以对弟弟非常冷淡的感觉的小孩,对小孩本人来说真的是很重大的事情呢,看着忍不住让人笑起来呢。



评论(5)
热度(16)

© 传说中的A喵 | Powered by LOFTER